-洪烛-清朝为何把海参崴割让给俄罗斯?(图)

旅行时与偶遇的金发女郎合影 【海参崴,中国失去的一座乐园.一纸《中俄瑷珲条约》,就把它连同海兰泡(布拉戈维申斯克)、伯力(哈巴罗夫斯克)、双城子(乌苏里斯克)等一大片国土拱手相让,清政府的一个毫不负责任的手势,给历史留下了沉重的隐痛.这座城市的徽标是一尊树立在海湾、面朝东方的青铜狮子.基座上的铜牌镌刻着一行俄文字母,翻译过来就是:“控制东方”.这也是符拉迪沃斯托克这个地名的原意.符拉迪沃斯托克,是沙皇时代命名的,生硬拗口.所以我仍然把它叫做海参崴.海参崴是俄罗斯势力雄厚的太平洋舰队驻地,是一座世界闻名的不冻港,地理位置极其重要.它距我国边境口岸城市缓芬河230公里.1903年中东铁路通车后,以这条铁路线为纽带,绥芬河曾与海参崴、哈尔滨得到过同步发展.】 失乐园 洪烛 【我们的失乐园】 这是一座具有双重性格的城市.正如其在地理概念上的两个名字:俄罗斯人把它命名为符拉迪沃斯托克,中国人则习惯地称之为海参崴. 在这座类似于重庆的高低起伏的小山城里,沿着坡度构筑的楼房、街道、车站、港口、露天市场无不洋溢着欧洲风格,但是它郊外的原野、森林以及所有未被人为因素改变的自然景观都透露出东方的血统.所以我们只能凭借历史来判断它逐渐模糊的特征,正如透过其虚夸浮华的表象辨识另一座更为古老且朴素的城市.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前,这个地区是黄皮肤的,我们的祖先曾在这里刀耕火种、狩猎捕鱼,它的乳名“海参崴”,很明显出自于中国渔民的智慧. 然而一纸《中俄瑷珲条约》,就把它连同海兰泡(布拉戈维申斯克)、伯力(哈巴罗夫斯克)、双城子(乌苏里斯克)等一大片国土拱手相让,清政府的一个毫不负责任的手势,给历史留下了沉重的隐痛. 我在历史的隐痛中来到海参崴.我发现沿途的每一座城镇都曾经拥有过两个名字:我怎能不感到心疼呢?失乐园,哦,我失落的家园,失落的爱. 作为游客,海参崴是一座让我心疼的城市.我在它退潮的沙滩上,能拾捡到各种各样的贝壳,却拾捡不到被沉没到底层的汉字,以及那份被劫掠的爱.今天它已是白种人的聚居地. 因为黄皮肤的缘故,我必须持旅游护照才能在这片敏感的地域自由出入,虽然它的地貌以及记忆令我熟悉而亲切. 我只能如此评价这座所谓俄罗斯远东最大的港口城市(俄罗斯远东最发达地区、滨海边疆区的州府):这是一座带有殖民主义气息的混血儿的城市.一座记忆力受到伤害的城市. 【鸟是没有国籍的】 从绥芬河搭乘国际列车到俄罗斯对应口岸波格拉尼奇内(中国人称之为格城),只有21公里,却哐哐当当地行驶了两个小时. 这一带边境线并非想象中那样密布铁丝网或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它宽松得简直像不设防,只在原野上划出一道割去草木的防火带,标志楚河汉界.在其它动物、植物的概念中,国境是不存在的,正如读过的一首诗!鸟是没有国籍的,因而是真正的世界公民. 从这个角度理解,至高无上的人类反而是最不自由的,更为可悲的是我们自己剥夺了自己最重要的自由. 纵然人类也在呼唤地球村的理想,国境依然是人类社会自身无法消除的奇怪的产物,它不仅仅是地理概念,而且已深深烙印进人们的心里,构成笼罩住人类心灵的自由的阴影.国家、社会、种族、制度、历史、地理、战争与和平…… 边境线促使我联想到这么多.这究竟意味着文明的进步抑或退化呢?边境线以及国家本身,都是人造的,如同孩童搭的积木,在上帝(或自然之神)眼中,它是莫须有的,因而荒诞可笑. 美无国境.爱无边疆.我是个诗人,不是政治家.诗人只对上帝负责(或服役于美神).今天,一个诗人的幻想,像堂·吉诃德冲击风车那样,车轮滚滚、风驰电掣地跨越中俄边境…… 【异国的忧伤】 在格城换乘长途汽车,到海参崴约需4个小时路程.公路从市区穿过,路两边对应地呈现俄式的居民楼、商店、露天酒吧、带铁皮顶棚和水泥长凳的站台…… 给人造成的错觉:这座城镇(相当于我国地级市)是依据公路而规划并建立的. 空寂的公共汽车站,只有一个金发少年坐在石凳上安详地读书.巨大的牛仔布行囊搁置在脚下.长途车在此不停站,他寂寞的身影从窗外一闪而过. 我忽然有一种忧伤的感觉,仿佛偶然目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一个陌生人命运的横截面:乡村小绅士,你等的车什么时候才来?你的命运是谁安排的?又是谁安排我在此时此地与你擦肩而过呢? 异国的天空,因为陌生而显得无限高远、神秘……因而旅人的心永远是敏感的. 【夜色中的精灵】 海参崴濒临日本海.海湾叫阿穆尔湾.我投宿在离海不足100米远的阿穆尔饭店(一个冲刺就可以下海了).站在客房的阳台上,海风挟带着咸腥的水雾扑打你的脸.低空掠过的白鸥简直俯身就能拾取.脚下就是被夜色同化的礁石、水泥跳台,霓虹灯光照映出沙滩上陈列的躺椅和情侣散步的剪影. 夜色使我看不见浅水处夜泳的人们,却清晰地听见他们的笑声,仿佛一群隐形的精灵在空气中游泳. 更远处是港口军舰密集的灯火.而星空则像一个更为庞大且辉煌的舰队. 我搭乘通体透明的电梯往顶层的赌场去.在钢铁轮轴的嘎吱运转声中,我似乎也作为一个闪光点向星空靠近,如果脚下的夜色中有一位匿名的观众的话…… 住在这临海而筑的异国饭店里,太像一个被放大了的豪华的梦境.我确实在不少欧美电影里欣赏过类似的画面.但我今天偶然进入这个梦境了. 我爱海参崴,以及它那带有神秘游戏氛围的夜晚. 【繁华的节日】 抵达海参崴的第二天恰巧是俄罗斯海军建军300周年纪念日.海参崴是俄罗斯势力雄厚的太平洋舰队驻地,为庆祝建军节,一整天都有实弹演习,晚上还由岸上部队和舰艇上同时发放礼炮、焰火. 全城放假.居民们倾城出动.拥挤在绵延的海岸线上,观看舰艇编队及登陆表演.很少能见到如此繁华的节日:海面上千舟竞发、炮声隆隆,环城的沙滩上万众瞩目、歌舞升平. 指挥台就搭建在阿穆尔饭店旁边,饭店前面的海滩上停泊着一艘登陆舰,不断吞吐着装甲运兵车和顶着炮台的机关枪声冲锋的陆战队员…… 军事演习,是为衬托和平或保护和平而模拟的战争.战争就在我的身边发生,士兵是严肃的,而观众则是诙谐而轻松的.一场戏剧化的战争,就像一群孩子玩打游击的游戏.令人啼笑皆非.它与真实的战争最大的区别在于:没有恐惧感. 而真正的战争会使人触目惊心.我不太喜欢这样的气氛,索性离开饭店的看台,步行到海滨街道拥挤的人群中去.哪怕仅仅为了看看金发碧眼、美貌倾城的俄罗斯女郎. 当冰肤玉骨的女人携着诱惑的香水味从你眼前走过,她对你精神的冲击力不亚于一艘威风凛凛的军舰. 你会不由自主地感叹:生活是多么美好呀!女人真是这个世界上富于和平主义的动物,使男人的精神世界忘却功利、渴望温柔,化干戈为玉帛…… 【我的“罗马假日”】 我在这样的心态中认识了奥丽娅

欧洲杯网上购彩


在阿穆尔饭店人来客往的大堂,当她和女伴像两位从彼得堡来度假的伯爵小姐一样从旋转楼梯上下来,我就发现了她. 我痴痴地看着她的一颦一笑,她发现了,也饶有兴味地关注着我.那一瞬间我痛恨人类语言的隔阂:我不会俄语,而有些感觉如果用手势表达又过于冒昧…… 我们就这么对视着(也许只是瞬间).忽然,就像接受了上帝的启示似的,我对她笑了一下. 她感受到了,一边兴奋地跟身边女伴低声说了句什么,一边回报我一个美丽得像阳光的微笑.中间的冰山熔化了. 没有语言的沟通.我们仍然达成了交流.我无师自通地掌握了人类感情最原始的交流手段:微笑.一种暴露心灵的微笑. 那一整天我觉得阿穆尔饭店充满了人情味. 第二天我在所有的楼通里来回走动着(像一个为美而巡逻的哨兵).为了再次邂逅她.果然,当我再次对她微笑的时候,她认出我了,并且停下脚步和我打招呼. 我用英文课上学的日常用语问她的名字,她简洁地回答.“奥丽娅.” 奥丽娅,一个在遥远的俄罗斯用蓝眼睛对我微笑的姑娘.她帮助我学会了哑巴的爱情.正如海参崴的大海,其景观与我在中国青岛、连云港、湛江等处见到的大海,是没有区别的,人类的感情也是没有区别的.大海都是蓝色的,海水都是咸涩的,潮起潮落,如同人类的心跳与脉搏. 我就这样记住了奥丽娅的蓝眼睛,在万古不变的海边. 大海是地球的蓝眼睛.奥丽娅,你的蓝眼睛是我的海洋.在你的眼波里我怀疑自己前世一定是个水手.一个哑巴水手.但我的眼神与手势能比语言更精确地表达这一切. 你是我在俄语的海洋里遇见的一条善解人意的美人鱼.我划动着微笑的桨向你靠拢.我靠近你就等于在靠近海参崴的美神,如同特洛伊的海伦.我不是那远古的盲诗人,也不是现实中的异族王子,我仅仅是个为美而流浪、为某个梦而上岸的水手. 夜空升起的节日焰火,同时映红了你我的脸.因为你的缘故,我加倍地记住了海参崴,它那从市中心穿过的哐当作响的童话般老式有轨电车,它那总是停泊着新旧船只、仿佛永远作为电影布景的不冻港口,它那有鸽子与青铜雕像的战时纪念广场,以及街边数不清的遮阳伞、喷泉、冰淇淋摊贩…… 你是我的俄罗斯公主,陪伴我在海参崴度过了戏剧化的“罗马假日”.海参崴,一位过客心目中最难忘的“罗马”. 奥丽娅,在全市制高点的那座山坡的教堂里,在祈祷的人群里,你教会我怎样画十字.在胸前画一个十字:上帝保佑.上帝保佑我们相遇,并且保佑我们的离别——离别之后还有缘重逢,即使无法重逢,也不会忘记…… 【东方不败】 这座城市的徽标是一尊树立在海湾、面朝东方的青铜狮子. 基座上的铜牌镌刻着一行俄文字母,翻译过来就是:“控制东方”.这也是符拉迪沃斯托克这个地名的原意. 符拉迪沃斯托克,是沙皇时代命名的,生硬拗口.所以我仍然把它叫做海参崴.我永远把它叫做海参崴. 我在那尊狮子雕塑前走动着,想起了历史课本里疼痛的海参崴.我看见有两个学龄前儿童正骑在狮子背上玩耍、拍照留念.狮子纵然凶猛,但天真烂漫的孩子正骑在它的头上.它已成为一个时代的标本了,退出了历史舞台. 而东方是不死的,它的海洋、山峦、平原、田亩、人民乃至它的灵魂、它的现实,依旧生气勃勃. 我庆幸于自己是一个东方的行吟诗人.我为抒发它的记忆和它的幻想而存在.东方不败. 【背景】 海参崴是一座世界闻名的不冻港,地理位置极其重要.它距我国边境口岸城市缓芬河230公里.1903年中东铁路通车后,以这条铁路线为纽带,绥芬河曾与海参崴、哈尔滨得到过同步发展. 绥芬河市处于东北亚经济圈的中心地带,是目前中国通往日本海的唯一陆路贸易口岸. 通过海参崴等港口,海运可直达日本的横滨、新泻港,韩国的釜山港,朝鲜的清津、罗津港,客观上形成了连接中、俄、日、韩等国家和地区海陆通道的关结点. 我这篇带有浓烈主观色彩的游记,就是回国后在绥芬河写下的.我坐在绥芬河、坐在祖国版图边缘的客栈,用心灵的望远镜眺望,眺望海参崴…… 法治周末> 头条> 诗坛上的王者归来 2014-11-25 《法制日报》法治周末刊登诗人洪烛专访 诗坛上的王者归来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姜红伟   身为资深的文学编辑,洪烛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和作家、书籍打交道.近日,他回了一趟南京老家,在先锋书店参加了该店的18周年店庆特别活动——作家沙克的散文集《我的事》首发式.在会场上,洪烛见到了众多诗坛的旧友新朋.   行万里路 传播诗歌 中国文联出版社文学编辑室主任洪烛今年47岁,身材中等,相貌普通,留平头,戴眼镜,口音属于“南(京)腔北(京)调混合型”. 洪烛喜欢旅游,因为旅游可以使他在一路欣赏山水美景的同时,在人们中“推广诗意观念,传播诗歌精神”. 今年3月的一天,洪烛和十几位诗人离开北京,一起飞往广东中山市三角镇参加“美丽三角”采风活动,开始了又一次“中国诗歌万里行”活动. 作为一位传播诗歌的大使,洪烛已经参与了几十场“中国诗歌万里行”活动,足迹遍布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十年来,他先后走进新疆、西藏、宁夏、青海、甘肃等20多个省的50多个市县,行程长达十万里.每到一地,洪烛就向各地的诗歌爱好者讲解创作技巧,辅导诗歌创作,传播诗歌文化. 洪烛也爱美食.在北京,凡是各地的朋友来京办事或开会,他都喜欢邀请他们一起聚会,选味道最正宗的馆子.在外地,洪烛爱吃当地的老字号,如天津的狗不理、杭州的楼外楼、长沙的火宫殿等.同时,他更爱去寻访民间小馆,尝遍天下美味佳肴. 他品味的同时还爱琢磨菜名,他曾想开家词牌餐厅,用词牌来命名菜肴,比如水煮鳝鱼叫水龙吟,酸菜鱼叫渔家傲,辣子鸡叫贺新郎,烤乳鸽叫鹧鸪天,油炸花生米叫卜算子…… 这些年,他边走边吃、边吃边写,“吃”出了一大堆有关美食的散文.《北京青年报》等诸多报刊专门为他开办了美食专栏

正规赌球软件


他结集出版了《舌尖上的记忆——中国美食》《中国美食:舌尖上的地图》等散文集,有的还被翻译成日文出版.   着魔写诗 免试武大 洪烛原名王军,在1980年代中学生校园诗坛,可谓风云人物. 1980年,正在上初中的他在图书馆里接触到两本诗集——《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和《白朗宁夫人抒情十四行诗选》.从此,他疯狂地爱上诗歌. 上课时,老师在讲台上讲课,他则在桌子底下忘我地写诗.下课后,他呆呆地坐在教室里构思着诗歌,“简直达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 也许是他对诗歌的酷爱打动了诗神缪斯吧,1983年开始,他诗越写越好,先后在《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等一系列报刊发表了100多首(篇)诗歌散文,荣获了十几项全国性大奖. 1985年元旦那天,一位和王军要好的同学来到他家,拿着一个日记本说,我们快要高中毕业了,从此,将天各一方.能否请你给我题一首诗留作纪念?同学走后,王军的灵感像一道闪电一样,划过他的脑海.一上午的时间,王军写完了诗题叫《献给同学的心花》五首一组的诗歌.在抄写到同学毕业纪念册上之后,他又写了一份寄给了《语文报》. 2月18日,《语文报》刊登了王军的这五首诗,以及创作谈《感情:诗的生命》.这组诗发表后立即唤起很多高中毕业生的共鸣,他们纷纷给王军来信,感谢他“写出了我们的心声”.那段时间,在南京梅园中学的收发室里,全国各地中学生写给王军的信件如雪片一般飞来. 1985年5月,高考预考,王军因为偏科而惨败在考场上.在王军做好了成为“待业青年”准备的时候,他的命运却发生转折. 时任南京梅园中学教导主任的黄老师得知王军高考落榜后,爱才的他立即想出一个点子,把王军的简历及发表作品的样报、获奖证书复印了几十份,以学校名义写了推荐信,投寄给全国几十所高校,希望能够破格录取这位在文学创作上取得优异成就的中学生. “武汉大学最先表现出兴趣,派了一位负责招生的老师来南京,领我坐长江上的客轮去武汉面试.那是我第一次出远门,在珞珈山上,几位中文系老教授问了我一些文学问题,我初生牛犊不怕虎,对答如流.他们让我就前来武汉面试的感受现场写诗,我联想到坐在江轮上看的风景,写了一首《长江拐弯处》.”王军回忆说. 1985年8月18日中午,王军收到了武汉大学寄来的录取通知书.他喜极而泣. 1985年8月底,王军在南京码头乘江轮去武大报到,从此开始了大学生活.在武大,王军对诗歌更加入迷.他和喜欢诗歌的同学们一起筹办樱花诗会、组织诗歌社团、拜访著名诗人,成为武汉大学诗歌爱好者中最活跃的一位,并先后在《诗刊》《星星》《青春》《飞天》等报刊发表大量诗歌、散文,出版了第一本诗集《蓝色的初恋》.   重返诗坛 写诗万行 洪烛曾经离开诗坛整整10年.1989年参加工作以后,由于在北京没有经济实力买房,洪烛只能选择租房和睡办公室,为此搬家无数次,苦不堪言. 1992年,在参加完《诗刊》社举办的第十届“青春诗会”后,为了有能力买一套商品房,结束那种“游击队员”的生活,洪烛忍痛割爱,从1993年开始,不再写诗,转攻大众文化,狂写青春散文. 彼时,大众文化期刊如雨后春笋,《女友》等数百家发行量巨大的青年类、生活类报刊对于文章的需求极大.面对这种“商机”,敏锐的洪烛开始了青春文学的创作. 那些年,洪烛创作的青春文学几乎覆盖了各种流行报刊,并出版了《我的灵魂穿着草鞋》《浪漫的骑士》等散文集,在全国读者中掀起了一波波“洪烛”热.他被《女友》杂志评为“全国十佳青年作家”,并和汪国真、赵冬、邓皓并称为青春文坛的“四大白马王子”,还获得了老舍文学奖散文奖等多个奖项. 1999年,洪烛如愿以偿,在北京东四环全款买了一套房子. 在淡出诗坛长达10年之久后,洪烛选择了回归诗坛,成为了诗坛上的“海归”. 2005年10月的一天,洪烛应邀赴新疆采风.这是他第一次到新疆,10天内,他从乌鲁木齐出发,走过库尔勒、轮台、库车、阿克苏、阿图什、喀什、塔什库尔干等风景优美的地方.在途中,洪烛被新疆的一路美景强烈地震撼了!回到北京,他再也按捺不住心中久违的激情和灵感,写下诗歌《降落在月亮上》.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一年时间里,他写出了约400首短诗构成的长达8000行的大型组诗《我的西域》. 2008年元旦,远在广西的诗人汤松波邀请邱华栋、洪烛、周瑟瑟、吴茂盛相聚桂林.当时,在漓江的游船上,洪烛提出了“归来者”的概念.2008年5月,邱华栋把“归来者诗丛”这一选题上报领导.于是,借此机会,洪烛的诗集《我的西域》和其他5位诗人的佳作选集问世.凭借这本后来曾荣获第二届徐志摩诗歌奖的诗集,曾经阔别诗坛10年的洪烛成功地回归诗坛. 2012年8月初,洪烛参加了“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西藏”采风活动.在西藏期间,洪烛被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故事所震撼.仅仅用了十几个晚上,一首长达2700多行的长诗《仓央嘉措心史》在他的笔下完成并出版. “明年,我续写的6000行长诗《仓央嘉措情史》也要出版.”洪烛对法治周末说. (作者系20世纪80年代中学生校园诗歌运动倡导者,校园诗歌运动史研究者,八十年代诗歌纪念馆馆长,曾编著出版中国首部校园诗歌史专著《寻找诗歌史上的失踪者——20世纪80年代校园诗歌运动备忘录》)   八十年代的校园像伊甸园的缩影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姜红伟 法治周末:能否描述一下你记忆中1980年代中学生校园诗歌运动的情况? 洪烛:那确实是不可多得的诗歌的黄金时代,我眼中的80年代校园诗歌,像伊甸园的缩影,空气中流通的全是爱呀美呀诗呀酒呀之类的混合体.“自古英雄出少年”,在中学校园里也不例外,当时有多少少年渴望成为当代英雄——诗人?我们热血沸腾地打造出属于自己的校园诗歌江湖. 法治周末:校园诗歌运动对你的命运产生了什么影响? 洪烛:写校园诗歌不但使我在文学创作上练就了“童子功”,更改变了我的命运,让我免试上了大学,更使今天的我成为了一名作家和诗人. 法治周末:能否回忆一下您当年和那批校园诗人的往事吗?现在还有联系吗? 洪烛:伟大的80年代,我通过季雨群认识了叶宁,参加《春笋报》的活动见到马萧萧、南岛,在武汉大学与李少君、邱华栋同校,并去北京与北京师范大学的伊沙、桑克、侯马、徐江“煮酒论英雄”.成为北京的游牧者之后,先后与神交已久的田晓菲、江熙、毛梦溪、段华、边邓伟、叶斌、周瑟瑟、郁舟、吴茂盛等谋面. 2006年,姜红伟发起了“寻找诗歌史上的失踪者”活动,走访了多个城市,重新将失散20多年的100多位星散四野的旧日好汉联系起来.如今,我们经常聚会. @作家网---作家自己的网站 #作家网作家访谈#  .作家、诗人洪烛访谈视频: http://t.cn/RzajBvr .作家网致力于打造中国作家视频资料库.作家网总编:赵智;编导:安琪. 洪烛《仓央嘉措情史》(《仓央嘉措心史》第2部)2015年1月东方出版社 当当网¥21.30http://product.dangdang.com/23627705.html 内容推荐 这本书是作家洪烛继《仓央嘉措心史》畅销10万册后又一部力作,是国内第一本以诗性的方式写作仓央嘉措的作品.本书以作者与仓央嘉措的双重视角,用当代读者便于接受的语言方式进行演绎,深入挖掘“情圣”内心深处的点点滴滴,把“情歌”绵延不已的空谷回音继续回收.作者诗情漫漶激荡,优美优雅,大气磅礴,无论题材的选取还是诗意的传达,都堪称一次文学创作的奇迹,写出了《仓央嘉措情歌》的内容和仓央嘉措尚未说出、尚未写完、尚未披露的东西.洪烛“想象着自己就是仓央嘉措,正在苦等姗姗来迟的姑娘.” 《老北京人文地图》洪烛 著 新华 出版社 2010年12月第1版
-质疑声逐渐增多,到底是什么困扰了格力再创辉煌? _0
-小米的竹林隐忧:用户不会为成功学买单,只相信产品的真功夫 _0